品源范文网

中国能否提高选举民主化程度?

品源范文网 http://www.shuiyuxuan.com.cn 2020-02-14 12:34 出处:网络 编辑:






中国能不能进一步扩大直接选举范围,提高选举民主化程度?长期以来,有。一种“经济文化落后论”,对此持否定态度。这种理论认为:中国国家大、人。口多,经济文化落后,公民素质低,所以,不宜扩大直接选举,提高选举的民主程度。条件不具备,贸然去搞民主,会把社会搞乱。这种“经济文化落后论”被。视为中国“国情”,一直为很多人固守。近20年来,我国选举制度也作了一些改革,选举的普遍性、无记名投票原则已实现,选举权的不平等性已大为缩小。只有扩大直接选举的民主脚步迈得十分沉重。


“经济文化落后论”今天还是中国的现实吗?中国到底能不能扩大直接选举,提高民主程度?北京大学“人民代表。大会与议会研究中心”两年来在全国近20个点(包括经济发达、中。等发达、欠发达等多个代表地区)进行了。广泛调查,于去年底公布调查结果。从相关数据中,我们发现了不少值得深入探究的问题。


中国人素质低,搞不了民主?


流行的观点认为,中国的公民素质太低,搞不了民主。


凭经验观察,选举作为一种政治行为,它与公民的受教育程度有很大关系。对选民选举意识的问卷调查也证实了这一点。受教育。程度越高,参加选举的态度越积极,当然,这仅仅是一种选举的意向性态度。


另一组问卷调查表明,选民投票的积极性与选民。意向性态度是有差距的。实际上,主。动参加选举的选民不到50%,主动参。加投票的。人中,受高中、中专教育程度的人最积极,占55.1%,文。盲最不积极,只有29.2%。另一方面,靠领导动员组织去投票的,随受教育程度增高而比例提高:文盲为。12.5%,小学、初中为14.4%,高中、中专为18.3%,大专以上占24.2%。


但现实中,由于各种因素的影响,参选态度与受教育程度的比例关系会发生扭曲,甚至成反比。受教育程度高的人如果认为选举的对象是重要、有作用的,选举程序公正民主,可能会比一般人更积极参与选举;相反,他们会。更为消极,甚至。抵制选举。可见,受教育程度高低并不是选民选举积极性高低的决定性因素。


与公。民受教育。程度的因素相比,公民的政治因素对选举态度的影响更为深刻。调查表明,政治身。份越强,选举的积极性越高,如共产党员比共青团员和普通群众投票积极性要高得多。共青团员。对选举表示不愿意和无所谓的达24.8%,普通群众不愿意和无所谓的达32.4%,共产党员只有11.9%。各种调查数字都显示,国家机关公职人员的选举积极性明显高于其他职业的人。


但是,参选态度与政治因素。也不存。在直接联系,政治意识要变。成政治行动还有许多中间环节和可变因素。这些因素如:政治环境影响;对选举程序的公正性评价;对投票行为的期望和与现实差距产生的态度;对被选举对象的信心;选举行为与自身利益。的关系等等。


这就是说,一。个受教育程度高、民主知识多的人在理论上会有更强的民主渴求和更积极的投票行为,但实际中未必会积极投票。调查统计表明,大学生、文化科研人员在许多场合下的选举积极性,比所谓“低素质”的选民群体如农民要低得多。


所以,用公民素质高低来判断公民选举的态度和能力。是远远。不够的,否则我们就。很难解释,20世纪90年代,当农民们虎视眈眈地盯着投票箱,在中国广袤的大地上强有力地书写“民主”的时候,高素质的城市居民却无视于此,在投票箱边呼呼大睡了50年。


一个正常的市民社会的政治参与主要是出于对自身利益的考虑。只有选举行为与自己的利益相关时,才会积极投票。如果把选举制度建立在公民的教育程度、政治觉悟基础上,你就很难解。释在西方一些国家200。年前就开始议会直选。难道说200多年前那些流亡、放逐到北美大陆的异教徒、罪犯和流浪者比今天我们经过50年先进政治思想教育的中国。公民的政治觉悟还要高吗?他们在20。0多年前直选了国会议员,难道21世纪的中国人民只能选举村长。吗?所以,以公民。素质高低来解释选。举制度的推行是很荒谬的。


大学生和农民,谁更积极选举?


对大学生和农民这两个群体的选举态。度和行为作一比较分析,能让我们更深刻地。了解选。举行为与政治参与意识的复杂性。


大学生受教育程度较高,政治意。识比较强、是最关心政。治、富有社会责任感的群体。从理论上说,是选举最积。极的参与者,其选举积极性态度肯定是名列前茅。但是调查表明,大学生的选举积极性并不高,常常比农民还低,准确地说学生参。与选举是很不稳定的、很矛盾的。他们有时很积极,有时又很消极。


大学以上文化的人对当前的选举是比。较消极的。在选举态度积极。性调查中,有13种社会职业,大学生的态度积极性排名第8位,文化科研人员排名第7位,位于农民和自由职业者之后(分。别于第5位和第6位)。在参加人大代表选举的态。度调查上,表示是主动参加投票的大。学生只有41.2%,文化科研人员只。有33.8%,农民为59.7%,仅次于党政机关工作人。员和企业领导。之后。




'p>


大学生是一群理想主义的选举群体。如果外部政治环境好,他们对选举对象重视、对选举程序感到民主、公正时,他们会积极参与。他们对选举的价值和过程很看重。如果外界环境不好,或。对选举的公正性有怀疑和对选举对象的作用失去信心时,大学生的选举态度会来个180度的转弯,会成为最不积极甚。至消极抵制选举的群体。大学生个性和独立性强,对选举的。热情积极性常常服从于他自己的个人需要。可见,大学生的所谓民主意识、文化素质、政治热情,是在一定条件下对选举起作用的因素,但不是决定因素。还有一些因素是比文化、政治因素更重要的东西,就是他的自我意识和利益。'p>


影响大学生参选还有两个重要因素,一是政治生态环境,二是对选举程序的民主化程度和公正性的评价。就是。说在一。个比较宽松的政治环境下或者政治变革时期,认为选。举程序有了民。主化的改进,对选举公正性有信心时,学生们就会积极参加。选举对。他们来说,有时不是为了追求实际。利益,而是为了民主诉求。BzbR{$_-`VUkHK,?T'}4 ?RLHl-x(BmX教学论文8&。amp;9xN)=uk=egfrph!/'0?NHOs^r


习惯观念中,农民的民主意识和选举能力素质一直被低估。如在问卷调查中,“您认为哪些人会积极参加选举投票?”列举了:党、团员、干部,知识分子,学政治、法律出身的人,农民,普通市民,私营业主、个体户等6种人员。农民被。排在最后一位。这就是我们社会对农民的评价,认为农民的。民主意识是最差的。论文中国能否提高选举民主化程度?来。自WWW.66WEN.COM免费论文网


根据对农民选举意识的调查和访问,我们惊奇。发现,几乎所有调查。数据都显示,农民对选举的态度积极性、认真态度和对选举改革的信心都排在前面,有。时还是最积极的一类。农村比城市的选举积极性要高(农村居民愿意参加选举的比例为81.6%,而城市居民为。72.8%)。在十几种职。业人员选举态度的比较中,农民。常常排在第四五位,选举积极性明显地高于学生和其他知识分子。可见,以“政治素质”论定选民的政治。参与态度是没有根据的。农民们有很强的民主诉求。和民主能力,对选举相当积极、而且能搞得很好。


选举会把社会搞乱吗?


流行观念中,认为当今中国不能扩大民主选举的一个重要理由是,选举会把社会搞乱,影响稳定。在中国大地稍稍发生的农村民主选举的事实充分证明这一观点是错误的。中。国农村开始。探索基层民主之路,不是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大城市,恰恰相反,许多。发端在“问题村”,这些地方问题多,干部不团结,干群关系紧张,经济搞不好,群众意见大,上访多,社会秩序。乱,一些地方党政领导往往是在没有办法解决农村矛盾的情况下,才放手让群众去选举。实践充分证明,民主选举不但没有把社会搞乱,相反,使社会由“乱”变“治”。


安徽凤阳县曹店。乡士敏村就是一个典型。该。村原是个问题村,村提留款收缴、计划生育、农业税征收以及各项公益事业在全乡都是倒数第。一,县里不时收到村党支部书记作风粗暴、多吃多占、增加农民负担的控告信。在1998年3月,全县首届村支部书记统一。换届选举中,原村支部书记3名成员由于在党外群众中测评“称职票”未过半数全部落马,普通党员陈德发在测评中得到全村80%群。众的赞成票,当选村支部书记。经民主选举产生的党支部。在不到一年的时间,使全。村落后面貌彻底改变,提。留款收缴、计划。生育、农业税征收及各项公益事业名列前茅。这个村的民主效应影响了全县。县委书记说,民主选举后,县内没有发生过一起农民上访事件。


1991年初,山西河曲县城关镇岱岳殿村爆发了村民集体上访事件。原因是少数。党。员控制了这个村,村务不公开,财务管理混乱,领导班子不团结、搞派性。党群关系、干群关系紧张,终于发展到村民集体上访告状。后来镇党委贯彻落实《村委会组织法》,通。过“两票制”改造党支部和村委会大获成功,新班子由于得到群众。拥护很有威。信,大胆自理历史遗留问题,带领群众造粮田百亩,开果园百亩,使该村面。貌焕然一新。该县和邻县其它几。个有问题的乡镇相继效仿,都。获。得成功。


陕西省大荔县雷北村民主选举使一个。动荡两年多的村走向安定。山东济南段店村,过去穷得出名,也乱得出名,上访告状不断,村里被公安局传讯的人就达100多人。自。1。990年群众自发选举村委会后,段店村。连续1


[1] [2] 下一页




0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换一张
取 消